作品欣赏 更多
哥哥
2018年08月21日

  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北方有公子,为兄为父又为师。

  哥哥大我四岁,陪伴我度过了整个快乐的童年;为我成长的道路上撑起一片蔚蓝的天。每次提到哥哥心里总有一种强烈的幸福感。

  记忆中,小时候每当有人欺负我的时候哥哥总是会牵着我的手,安慰的说道:“不要哭了,有哥哥保护你,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了”。然后带着我一起在田野中玩耍,一起在炎热的夏季买冰淇淋,给我讲故事、唱歌……而我总会像一只小鸟一样依偎在哥哥怀里,向他撒着娇,让他满足我的所有小小心愿。

  小时候,物资比较匮乏,孩子们平时没有什么零食可吃,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,家里才会买点糖果、点心之类的零食。但是即便买了也不是可以放开吃的,母亲总会公平的给我和哥哥分份儿,但是哥哥从来不舍得吃,总会偷偷的留给我,为此哥哥没少挨母亲训斥,但哥哥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没有原则地宠着我。

  有一次父母外出,只留我和哥哥在家。晚上,我突然发高烧,不停地喊“妈妈”,这下可急坏了哥哥,他又是给我喂药,又是给我换冷毛巾。我迷迷糊糊的,只觉得有只温暖的手在给我擦汗,给我盖被子。天亮时,我的烧退了,睁开眼一看,哥哥正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撑着腮帮打瞌睡。一不小心,他的头磕到床帮上,他揉着惺忪的眼睛,看见我醒了,忙问我好些没有。看着哥哥那张疲倦的脸,我使劲儿地点了点头。可那时哥哥也就十来岁吧。

  小时候,夏天总是会被蚊子咬。妈妈试着在我的房间里点上蚊香喷上杀虫剂,我却总被那刺鼻的东西呛到说不出话来。挂上粉粉的蚊帐,不一会儿,我便钻了出来,在里面,我只感觉我像被囚禁的鸟。哥哥拍着胸膛,“婷婷,看哥哥的!”于是钻进我的房间,闭紧门,怎么也不肯出来。等到我在妈妈怀里就要睡着的时候,终于哥哥苦着脸出来了,红红肿肿的身上全是包。“婷儿,你去睡吧,蚊子被我喂饱了就不会再咬你了。”妈妈哭笑不得,说他是个傻小子。哥哥傻呵呵的笑着,“婷婷睡的舒服就成”。

  上大学后,大家兄妹开始聚少离多,但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哥哥:学业受挫,会打电话跟哥哥倾诉;遇到情感困扰,会找哥哥来排忧解难;甚至发烧感冒也会找哥哥撒娇、诉苦。

  后来结婚生子,相距越来越远,相聚也越来越少,不过思念越来多,牵挂越来越频繁。

  去年春节回家,哥哥从镇上买了家乡的小麻花,我随口说了句好吃,哥哥便开始忙活着联系要给我带一箱回来,可惜当时正值春节假期,小店已关门休息,哥哥只好遗憾的放弃。假期后返回上班大概一个星期,我收到哥哥寄来的快递,足足十来斤的小麻花还有无法斗量的宠溺稳稳地送到了我手里……

  哥哥对我的种种宠溺,怎么描述都觉得有些词穷,那些本可以入诗的话语,用在在这里也有些苍白无力。亲爱的哥哥,感谢有你,我的童年不孤单;感谢有你,我的心里有牵挂;感谢有你,大家家庭更热闹;感谢有你,我的生命更完美。

  来世大家还做兄妹!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